來、去;左、右

既然來處也是去處,去處也是來處。
那麼去與不去,你都總要在兩邊,不停的走。
有人說愛情,左邊是傷痛;右邊是寂寥。
那麼不停的走,是否反映了你:追愛而怕受害的心?
 
在一段長久沉默結束了以後,我覺得:不是快感也不是痛心;不是懮患也不是拯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