熟門

現實的悲傷,總如夜歸人輕扣門扉般的,不請自來。
眼下的寂寥,總是愛闖入無眠者的心扉,熟門熟路。
 
在書桌前、在床沿上、在窗簾邊,隨意停留。
還在不知不覺中,倒空了熱水壺,填滿了煙灰缸。